《心靈花園》

DSC03422-1.jpg  

獲獎的感覺並不陌生,只是有點遙遠;站上曾經熟悉的舞台並不困難,只是有點遲疑。

當年兩度從全國語文競賽回來後,轉而投入難度更高的指導工作,但從此便成了全國賽的「絕緣體」。直到去年帶兒子到板橋海山高中再次參與全國賽後,像苦守十八年寒窯的王寶釧,終於熬出頭了,感覺充實不少,津津樂道之餘,孩子們鼓勵我:「妳也可以報名教師組呀!」

4aada1eb92ace.gif 像平靜的波心激起漣漪,相隔十九年,半退休狀態的我該以什麼理由說服自己重披戰袍?芳華褪去,聲音不再如珠圓玉潤般甜美,即便多幾分成熟的歷練又如何?長江後浪推前浪,我正屬於已經躺在沙灘上的前浪,若再以「新人」之姿站上舞台豈不惹來議論?徒增笑柄?

幾番掙扎,發現自己放不開的只是「名次」的束縛罷了,何況自己「年事已高」,沒得名也是應該的,不再自囿於過去的光環,決定與孩子、學生一起勇敢站出去,別讓這些後生小兒心中竊笑:原來老師也只剩一張嘴!

問題是,年輕時參賽有的是時間準備,現在天天忙得團團轉,怎麼也勻不出時間練習,偶爾假日興致一來扯著喉嚨開開嗓,馬上有人連聲撻伐:「媽!吵死了!」

現在是怎樣?不是你們「逼」我報名的嗎?

眼看賽期將近,總不能一點準備也沒有,赤手空拳上戰場當炮灰,靈機一動,利用出門上班前的幾分鐘練一下,只有此時家中空無一人,我可以肆無忌憚的駕馭聲音。如此練了兩、三次便參賽去,事後想想,實在有點對不起這樣的成績。

抽到2號-倒數第二爛的號次!還是努力唸完文章。「油桐花」,粟耘的作品,好美的文字,像走進一幅詩畫之中,我以聲音盡情陶醉在漫山油桐花開的美景中,極力鋪排四分鐘的聲情。鈴聲一響,下台走人,即刻趕去關照同時參賽的學生與孩子們。

賽程結束已近中午。雖然事前已和女兒Jennifer約定好將名次置之度外,但當獲知我倆雙雙拿下「全縣第一名」時,還是既意外又驚喜。隨後學生Ann再傳佳音,得到第三名,哇!三喜臨門,喜不自勝。

4aada41a29eec.gif 王維的《老將行》寫道:「少年十五二十時,步行奪得胡馬騎;射殺山中白額虎,肯數鄴下黃鬚兒。」當年我也曾如此意氣風發,年年以文會友,不單是為求成績。如今仍有「願得燕弓射天將,恥令越甲鳴吾君。莫嫌舊日雲中守,猶堪一戰取功勳。」的豪情,該當全力以赴。

而且,母女聯袂出賽,多美好的機緣!

(98.10.20)

DSC03337-1.jpg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百合 的頭像
百合

春光下的百合

百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