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幸福生活》

豬頭皮.jpg

上麵館用餐,少不了切盤豬頭皮。海帶、豆乾、豬頭皮等散發導引味蕾的香氣,配上清爽的陽春麵,絕對引人食指大動。化整為零的豬頭皮自有它軟Q彈牙好滋味,齒頰留香餘韻無窮。

4aada462eeb7c.gif但當它以「數大」之姿出現時,別說如何揮刀下箸,當下驚悚指數即刻破表,非有梁山好漢大口吃肉豪氣者,恐怕難以下肚。

上次回家,公公興致勃勃昭告天下:「我交代市場裡那個賣雞肉的阿明順道滷一下,過兩天恁轉來拿滷好的豬頭皮。切薄片,淋上香油、撒個蔥花,滋味尚介讚!」我與大嫂面面相覷,不知公公又出啥怪招?

4aada5a258cb6.gif老人家向來對「美食」的鑑賞很另類:蒜仁田雞湯,一條條白晰、健壯、緊實的蛙腿似乎還能彈跳出水;藥燉土虱,鍋蓋得緊壓才能鎮住在鐵鍋中做垂死掙扎的野生土虱,不致跳脫離鍋滿地亂竄;乾炒鱔魚,一尾尾滑溜溜、活跳跳的鱔魚在烹煮前恣意悠游桶中,有如一窩黑蛇鑽來潛去交相纏繞。種種令小媳婦頭皮發麻的食材雖獲恩准無須動手整治,但廚房中有這些很是礙眼的「小動物」為伴,那餐飯當然做得魂不守舍。好不容易忙完退下,請公公為他的「美食」御駕親征,御膳房裡傳來猛烈的撞擊如聲聲悶雷,總驚得小媳婦面如槁灰……

所幸老公率先發難,期期艾艾說:「爸喜歡豬頭皮就留著吃吧!您那幾個孫兒嘴刁的緊,不見得愛吃哪!」

4aada58d9082a.gif「阮兩個老伙仔能呷多少!恁兄弟倆各自分去就是啦!」

知道縱虎歸山便擒拿無方,兩天後,公婆親自送來一大包滷好的豬頭皮。

呵呵,媳婦當然忙不迭的「笑納」。一接過來,沉甸甸地,真是情重「皮」亦重啊!也罷,晚餐桌上能省下備菜的時間,小媳婦何樂不為?公公的叮嚀言猶在耳:「切薄片,淋上香油、撒個蔥花……」

4aada41a29eec.gif小心翼翼解開塑膠袋……

香氣撲鼻而來,好個獨門配方的誘人滷汁!只是整袋油滑晶亮、渾厚飽滿的豬頭皮迥異於麵館滷菜櫥窗中嬌小貴氣的形貌。碩大、緊實、厚敦敦的皮肉肥油連著亂無章法的組織,該如何切成「薄片」?考驗的是媳婦的智力、臂力與判斷力。

就在視力與腦力面臨嚴重衝突時,靈光乍現突生一股想像力!天生敏銳的「拼圖能力」告訴我:這塊是左耳,這兩塊湊成左臉,這塊是天靈蓋,而拔尖這塊…正是豬鼻子!兩個大大的鼻4aada46e06714.gif孔仰天長嘯露袋而出,彷彿還在喘氣……

我驚駭莫名,棄刀掩袋奔逃而出!感覺「澎恰恰」正從身後追來一般!

原來,公公託人滷的是「豬頭」!右側在大嫂家,不知此刻她是否也在費力肢解切割出夢幻中的「薄片」?我該感謝公公將唯一的豬鼻「恩賜」給我嗎?

一把菜刀推託無門,老公趕緊搬出「君子遠庖廚」古訓,標榜自己是宅心仁厚--此刻全無江湖道義可言。盤桓再三,只得踅回廚房,眼一閉、心一橫,口中喃喃念著:波若波羅密……

4aada5a65cabe.gif開飯時,一大袋「豬頭」最後被我整治成一小盤「豬頭皮」,戰戰兢兢端上桌。我的餐桌除講究「色香味」,「相」尤得兼顧。孩子們一陣聞聞嗅嗅後,盤中精氣神告罄,再無人問津,不論媽媽如何威逼利誘皆未能奏功。

「好怪唷!跟麵館的都不一樣……」小鬼們搖搖頭。

更可恨的是我那位一點也不「體恤親心」的老公,不管為妻如何道德勸說,他也不肯光顧那僅剩的一點點老父老母的「愛心」。

「呃…這個嘛…先擱著先擱著…」一個勁兒虛與委蛇!

身為「煮」婦為宣誓惜福愛物至高忠誠度,我只得逕自演出「大快朵頤」戲碼,嘖嘖讚賞盤中美味宛如來自瑤池聖地時,卻引來周遭無限同情目光……

4aada1d2242f8.gif收拾過餐桌,趁月黑風高、四下無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將此「人間美味」倒進廚餘桶,心虛的結束這盤「怪怪豬頭皮」。想起那鍋滷汁中猶自載浮載沉的大豬頭……

天蓬元帥,千萬要見諒啊!

(99.6.15)

豬.jpg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百合 的頭像
百合

春光下的百合

百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